会员服务| 客服热线:0527-83091818
南北花木网 » 花木资讯 » 行业资讯 » 正文行业资讯 市场行情 市场动态 工程招标 行业展会 专题报道 

新疆:园林绿化产业风雨飘摇这一年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2-01  浏览次数:110
   曾经,新疆是“淘金热地”,鼓了疆内外众多园林苗木人的钱袋子。
  如今,这里工程量锐减,苗木量价齐跌,让原本看好市场的人们有些措手不及。
  2018年,新疆园林绿化产业风雨飘摇,但困境也迫使当地从业者认清形势和问题,积极发展应对变化,期待市场转机的出现。
 
爱恨PPP

      前两年PPP项目大热,新疆作为其中的热点地区,一度对绿化市场拉动极大。根据财政部全国PPP综合信息平台项目库资料显示:2017年,新疆入库的PPP项目共80个,居全国首位。当时公布的疆内首批PPP项目清单中,包含了2项林业领域建设,4项环境保护领域建设,24项重大市政工程建设,总投资额超过1000亿元。
  同时,2017年“兵团建市”、“创城”等常规园林建设也进行得如火如荼。这些都成为助力,燃起了2017年新疆苗市的新热度。
  正当几乎所有人都对下一年充满期待的时候,急转直下的行情给了大家当头一棒。
  2018年,在防范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的大旗下,全国各地掀起PPP项目清理整顿风暴,新疆首当其冲。据财政部PPP中心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4月底,新疆225个项目被清退出库,数量位居全国第二,清减投资金额1499亿元;被要求整改的项目219个,设计投资额达3074亿元。两个相加,占到了2017年末公布的500个在库项目数量的80%以上。
  雪上加霜的是,常规绿化项目也在2018年骤然减少。“‘兵团建市’和‘创城’经过前两三年的大施工后,已经明显放缓。”乌鲁木齐市米东区景源苗木中心总经理张国庆介绍说,就以可克达拉市来说,去年还有七八亿元的绿化投资,今年则是可以忽略不计了。
  进入秋季,终于有极少几个资金到位、经过审核的PPP项目重新开工,可是,不但对苗市的推动微乎其微,甚至还起到了反效果。原因是,重新开工的项目大多进行了设计变更,投资额度大幅压缩。业内一家上市公司,本来承接了绿化部分投资达1.2亿元的项目,调整重新开工后压缩到2000万元左右,该公司已经从项目中退出。
 
陷入低谷

      受PPP项目清理整顿风暴的影响,不止疆内苗圃,东北三省、山东、河北等外地苗圃销往新疆的苗木也大幅度减少,有的甚至被“归零”。“有些中小型苗圃,2018年一棵树也没卖出去。”张国庆说,个别小苗圃陆续出现恐慌式抛售。
  行情下跌最为明显的是胸径15厘米以下的乔木。产量最大的榆树类品种中,胸径8厘米的裂叶榆前两年卖500元出头,2018年降到了260元至300元。同规格的长枝榆从200多元降到100元左右,卖也是赔钱。同规格的大叶白蜡2017年卖550元,2018年降到了350元至380元。另一大主力品种红叶海棠行情同样不好,胸径5厘米的苗子同比价格从120元至150元降至80元至100元。就连长期以来最为坚挺的夏橡也未能幸免。2018年秋季,胸径8厘米的夏橡平均苗圃价1500元,比前一年下降了500元左右。
  卖苗反倒意味着赔钱。以三年前收进来的苗子来说,当时胸径3厘米的小叶白蜡60元至70元买回来,2018年长到胸径5厘米还是六七十元。“按照预计,怎么也应该卖到220元至260元的。”乌鲁木齐市林木种苗协会会长王勇说,长枝榆更惨些,同样规格的苗子,买进来30元,三年后卖22元。
  宿根花卉价格到秋季之后降得尤其厉害,包括矮牵牛、一串红、鸢尾、石竹、荷兰菊等在内的很多品种价格一路从1元到0.5元再到0.2元,有的甚至给钱就卖。营养钵灌木的同比价格也下跌了30%以上,2年生的水蜡仅能卖1.6元至1.7元,利润微薄。
  稍微得以幸免的是胸径15厘米以上的大规格苗,当地称之为“大树”。另外,乌鲁木齐推行“树上山”项目,对本市及周边地区胸径4厘米至5厘米的乔木行情有所带动。
  人工、地租等各类成本的上涨,加剧了苗圃的负担。自疆内控制用水以来,用量超过1000立方以后按高价水收费。以当地一个300亩的苗圃为例,用常规浇灌方式,以前浇一次水2000元,现在要1万元。
  “近三年入行的苗圃和小苗圃中,已经有不少人选择离开。”王勇说,虽然无奈,但也是行业发展的规律,留下的人至少在资金、产品、销路等方面有特长。
 
明确出路

      同质化严重,是新疆苗木产业公认的最大问题。当地从业者如此描述:疆内几乎有一半的苗圃品种类似,无非是榆树类和大小叶白蜡,而且以胸径2厘米至6厘米的占据绝对数量。在主要苗乡中,呼图壁的榆树类品种约占种植量的1/5,乌鲁木齐则接近2/5。
  避开同质化,当然就要在产业中重新寻找和确定自己合适的位置,走专业化、差异化、特色化之路。做更专业的产品,新疆有些苗圃已经有了初步成果。张国庆说,当地陆续出现了专门做造型树、球类苗、丛生树的苗圃,甚至专业做观赏草、水生植物的苗圃也出现了。
  长期以来,新疆几乎没人专职做苗木经纪人的工作,大多是园林工程公司的采购人员,或有苗圃的人兼职做。近两年,各地陆续出现了专职苗木经纪人,已经极大地促进了疆内苗木的流通。
  2018年春季,乌鲁木齐市推出了“绿园工程———送树送花进万家”活动,政府共投入了9000万元。这其中,对苹果、杏树、李子树等果树品种拉动最大。张国庆表示,别墅、会所、庄园的绿化需求有逐步提升的趋势,而且是“不差钱”的土豪订单,已经有苗圃在转型,未来专攻家庭园艺市场。2018年,疆内外旅游者超过1亿人次,因此旅游景区对赏花、采摘类苗木的需求很大。这些都拉动了观花、观果类苗木的销量,暴马丁香、海棠等行情较好。
  2018年的低潮令新疆的园林绿化从业者有些措手不及,但分析长远前景,很多人还是充满信心。毕竟,国家生态建设大趋势,全疆发展需求,以及新疆在“一带一路”所处的位置,都决定了其未来必然有着广阔的空间。
\

近三四年来,新疆逐渐涌现出一些在品种、标准化、特色化等方面有“思路”的苗圃,引领了当地花木产业的发展;

\

在近乎于零的粗放管理条件下,七扭八歪的白蜡和杂草共生共灭;

\

从业者说这是来自华北地区的榆树截干苗,正在缓苗,但从苗木状态和苗圃环境看,能缓过来的比例不会太大。

分享与收藏:  花木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推荐图文
推荐花木资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