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服务| 客服热线:0527-83091818
南北花木网 » 花木资讯 » 行业资讯 » 正文行业资讯 市场行情 市场动态 工程招标 行业展会 专题报道 

政府前脚种,农民后脚拔 追求绿化率滋生形式主义套路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7-08  浏览次数:61
       在当前中央高度重视绿色发展和生态文明建设的背景下,各地轰轰烈烈“搞生态”“搞绿化”。但半月谈记者发现,在一些地方,种树绿化这一基础工作藏有诸多形式主义套路:有的是政绩冲动,为“打扮”新增绿化面积、森林覆盖率等数字,在农田上栽树,树木种而不活;有的存过关心态,趁林木存活率高的时候,搞提前验收;有的造林全看“领导意志”,不顾当地生态实际,种哪种树全凭领导喜好;还有的害怕指标压力,“病急乱投医”,甚至引入外来物种,导致生态隐患重重。

       砍旧栽新,就能提高森林覆盖率?

       在北方某乡镇的省道上,道路一侧种上的树木有的已死亡。该乡镇一名干部说,前几年,县里要求在国省道两侧沿线100米内建绿色长廊,并详细规定了树木品种。

       “来了标准就得干,不干不行。”这名干部说。道路两侧既有民居,也有企业厂房,有的土地还是农田。为了完成提高森林覆盖率的任务,这个乡镇抓紧开始征地,给农民青苗补偿,把原来的树砍掉,种上上级要求的品种,部分树木种在了农田里。

       “农田里种树,相关部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其实都担着很大风险,而且成活率不高。”这名乡镇干部说。

       “树多了,长大了,地里的粮食没法用收割机收获,怎么办?”半月谈记者问。受访基层干部说,农民要生产粮食,但树长大了会夺走养分,也不利于农业机械化生产。于是,在一些农田里,政府前脚种树,农民后脚拔树。

       当地基层干部还反映,当年县里下发通知的时候已经过了植树最佳季节,却三令五申要求尽快完成,种上后又缺少专业维护,有的树木因反季节种植和缺乏看管而死亡。

       造林面积稳中有升,因在存活率高时验收

       红树林素有“海上森林”“海洋卫士”之称。在南方沿海某地,多个部门有关负责人接受采访时均表示“红树林面积稳中有升”,当半月谈记者询问红树林面积增加多少时,他们却“三缄其口”,无法提供数据。

       “目前最新的红树林面积还是8年前的数据。”一名林业部门干部说,全国湿地资源调查每10年进行一次,上一次调查是2011年,下一次调查将在2021年。森林资源调查每5年一次,但红树林不在此列。

       海面上人工种植红树林成活率较低,当地流传着一种说法:“一年生,两年稀,三年死”。多级林业部门在不同海域试验表明:红树林人工造林后当年成活率超过85%,造林后第三年保存率仅为10%。

       红树林人工造林后“三年验收”是业界共识,但一些地方在验收时“动起了心思”:选择在第一年验收,或者在“合适时机”验收。

       一名长期研究红树林的专家透露,前几年他对某地补种红树林项目进行中期检查验收时,被验收方安排在大海涨潮时带去看,并说“涨潮了,红树林看不到了”,就这样蒙混过关。

       指标“看上去很美”,却暗藏风险

       有些地方只是数字指标“看上去很美”。在东部某市,当地把更新林计算在新增绿化面积内。

       一名乡镇干部说:“最近几年连续种树,有的沟渠边上的树木已经长大成材,砍掉卖后能产生经济收益,然后再种上新的。数字上看指标是完成了,但森林覆盖率并没有明显增加。”

       一些地方绿化工作受主政官员喜好因素影响大,在长官意志之下,不顾当地生态实际,大搞森林城市建设,种哪种树全凭领导一句话。几年前,南宁市委原书记余远辉落马前大力倡导“花样南宁”,因为他个人喜欢三角梅,当地广泛种植三角梅,其价格一下子翻了十几倍甚至上百倍。

       一位园林绿化企业负责人说:“当时种三角梅,完成造林任务成了一些单位的‘政治任务’。还有个别学校的学生家长被索要一定资金,买花后送到学校观赏充任务。”

       一些地方迫于营造林指标压力,“病急乱投医”,甚至大量引种外来物种,造成生态安全隐患。西南某市林业局提供的统计数据显示:2000年至2009年,当地种植1万多亩红树林,其中从斯里兰卡引进的外来物种无瓣海桑近7000亩。

       半月谈记者在该市沿海一处造林地看到,人工补种的无瓣海桑林高达8至10米,遮蔽了部分原生红树林,导致原生红树林长势较差。当地一位知情人士说,无瓣海桑林易种植、生长快,被业内称为“速生林”;2000年时,无瓣海桑林才只有3米多高,这些年越长越高,侵占了原生红树林生长空间。

       科学造林应重森林质量和生物多样性

       当前,我国在绿化考核方面有一项指标是“视觉上不能有裸露黄土”。不少专家反映,该指标在一些地方已被异化为片面追求绿化和森林覆盖率。一名林业系统干部直言:“每年为增加森林覆盖率我们都快愁死了,目前我省森林覆盖率已达到较高水平,再增加0.1%都很难。”

       过度强调“森林覆盖率”容易走入盲目追求数量的误区。受访专家认为,一些地方政府迫于考核压力、政绩需要,不切实际,盲目规划,片面追求绿化率水平,很容易陷入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

       决不能为了追求绿化率、森林覆盖率,而放任引进外来物种。广西红树林研究中心主任范航清等受访专家呼吁,必须在尊重科学、通盘考虑的基础上谨慎引进,做好驯化工作,否则将造成不可逆转的影响。

       北京林业大学副教授张云路说,在夯实森林绿色“数量”的基础上,更应强调森林“质量”和绿色效益的提高,提高森林的生态服务绩效,让森林真正成为价值丰富的绿色公共产品。

       在摒弃片面追求绿化率、森林覆盖率的同时,可将生态建设的目光转移到营造森林生物多样性上来。“植树造林不仅是简单的绿化,不能只考虑纯绿化项目,还要考虑整个生态系统恢复和建设。”北京大学自然保护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吕植教授建议,国家生态保护政策应该从“只认树、只认绿”的“1.0版本”,进入遵循自然规律的“2.0版本”,更加注重生物多样性的恢复和保护。


分享与收藏:  花木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推荐图文
推荐花木资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