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服务| 客服热线:0527-83091818
南北花木网 » 花木资讯 » 行业资讯 » 正文行业资讯 市场行情 市场动态 工程招标 行业展会 专题报道 

打造国家公园建设的“两山样本”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10-28  浏览次数:38
       从云南昆明驱车,沿杭瑞高速一路向西,大约行驶3个小时后,从祥云收费站出口稍向左转,车开始进入南景线向南行进,再沿崎岖蜿蜒的山路,历经百转千回,翻越几座大山,一切顺利的话,还需要4小时后才能到达景东彝族自治县县城。
  景东县城位于无量山与哀牢山两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中间地带,这里不通航班,不通铁路,也没有高速。这已经是中国科学院昆明分院院长周杰第4次来到这里。相比前几次,这次周杰的心情有些激动,因为由他牵头的申报建设哀牢山—无量山国家公园综合科学考察(以下简称两山科考)于10月11日正式启动了。
  “希望两山科考能为全国国家公园体制全面推进提供新的典型案例,为国家公园和生态文明建设提供科技示范。”周杰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表示,对两山进行科考并不是一时的心血来潮,而是在近40年的科学考察研究的基础上进行的。
  国家公园应时而生
  国家公园是指以保护具有国家代表性的自然生态系统为主要目的,实现自然资源科学保护和合理利用的特定陆域或海域,是我国自然生态系统中最重要、自然景观最独特、自然遗产最精华、生物多样性最富集的部分,保护范围大,生态过程完整,具有全球价值、国家象征,国民认同度高。
  1872年,美国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国家公园——黄石国家公园,启发和推动了全球自然保护事业的兴起和发展,引发了一场世界性的国家公园运动。随后,100多个国家先后建立了自己的国家公园。
  在我国,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首次提出“建立国家公园体制”。党的十九大进一步提出“建立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2017年9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总体方案》,并设立了首批10个国家公园体制试点。
  “建立国家公园体制,将推进自然资源科学保护和合理利用,有效破解保护、开发与利用的突出矛盾,对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具有极其重要的现实意义和长远意义。同时,国家公园还兼具科研、教育、游憩等综合功能。”周杰说。
  两山的独特优势
  谈到为何选取两山地区进行申报国家公园的科学考察,周杰表示,最根本的原因是该区域自然生态系统的原真性和完整性特征十分突出。
  “这里是亚热带森林生态系统的典型代表,具有独立完整的植物区系,并且还是我国亚热带常绿阔叶林保存面积最大的地区之一,同时也是亚洲大陆热带向温带过渡、物种迁徙和基因交流的重要廊道。”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研究员彭华告诉《中国科学报》。
  除了植物多样性,动物多样性在两山地区也很丰富,两山地区有全球90%以上的西黑冠长臂猿种群和全国35.9%的鸟类种群、19.9%的哺乳动物种群、13.4%的爬行类动物种群,同时也是11.1%的两栖动物种群的重要栖息地。
  两山区域是澜沧江(湄公河)和元江(红河)两大重要跨境河流的重要集水区和生态涵养区。并且,两山区域无线电环境宁静,是国内稀缺的、亟须保护的宇宙观测窗口。
  此外,哀牢山造山带还是云贵高原和横断山脉的分界线,是扬子—华夏板块与印支地块的分界线。哀牢山还是茶马古道的重要节点,历史文化价值独特。
  “两山地区集植物、动物、地质、天文、文化等领域的特殊地位和综合优势于一体,具有自然生态系统的原真性和完整性,以及景观资源的珍稀性和独特性,为建立国家公园创造了无可比拟的自然禀赋。”周杰说。
  强强联合共同攻关
  当然,如果说自然禀赋是两山地区的独特优势,那么多年的科学研究与保护则为两山地区建设国家公园增加了更多的筹码。
  早在1958年,中国科学院院士吴征镒向政府提议在中国建立自然保护区。之后,1981年,在吴征镒与云南大学教授朱彦丞领导下,在哀牢山北段徐家坝地区建立了哀牢山森林生态系统研究站。随后,在这一区域建立了无量山西黑冠长臂猿观测研究站、恐龙河绿孔雀监测研究点、景东亚热带植物园等科学研究站点。
  那么,未来两山科学考察工作将如何开展呢?面对《中国科学报》的问题,周杰表示,将从8个专题进行综合科学考察,包括植物多样性与植被、脊椎动物调查与资源评估、生态系统综合考察、地质综合考察、遥感地理综合考察、天文和无线电环境、社会经济、人文与历史综合考察研究。
  而在具体的科考工作中,周杰特别重视团队的合作。除了发挥中国科学院作为国家战略科技力量,服务国家重大战略需求的作用外,西南林业大学、云南大学、复旦大学、华东师大、云南农科院等单位的几十位专家也将参与其中。
  “力争两山区域尽快获国家批准正式设立为国家公园,更好地实现自然生态系统的原真性和完整性保护,有效破解自然资源保护与合理有序利用的难题,将两山地区建设成为自然生态系统原真性完整性保护的重要基地、具有丰富科学内涵的旅游健康养生目的地。”周杰期待,未来的两山地区能够打造成为以天文科学、地球科学和生命科学为主的科技创新基地。
  落地尚有许多工作要做
  诚然,两山地区有天然优势,也有科学研究基础,但国家公园从提出到最后的落地,在西南林业大学校长郭辉军看来,仍面临各种问题。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让各地充分认识国家公园的重要战略意义。
  “有人觉得,很多国家公园是在原有的自然保护区基础上建立的,只是换汤不换药。还有些人认为,国家公园的全面保护可能会阻碍经济发展。”这些认识均存在误区。郭辉军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表示,并不是所有的自然保护区都能建立国家公园,这就需要国家进行重新规划与评估,同时制定一系列技术标准体系。
  而理顺管理体制也是国家公园建设过程中绕不开的问题。目前,我国所有的自然保护区都已经划归林草系统,解决了多头管理的困局。但在郭辉军看来,还需要解决“三跨”的问题,即跨类型、跨地区、跨层级的问题。比如,同一座山既是自然保护区、风景名胜区,还是自然遗产地和文化遗产地,就需要处理如何跨类型管理的问题。跨地区管理是指一座山可能分属不同的行政管理部门,以两山为例,涉及到楚雄、景东、新平、南涧、镇沅、双柏、景谷等县市。最后,还需要厘清管理权归属的层级问题,有的地方归县里,有的可能是省负责,还有的是中央直管。
  “与此同时,还需要完善生态补偿机制、监测评估机制以及特许经营机制,最终发挥国家公园在物种保护、科学研究、国民教育、保护生态、科普教育等方面的作用。”郭辉军表示,国家公园的建设离不开科技的支撑,更离不开地方政府和百姓的支持。
分享与收藏:  花木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推荐图文
推荐花木资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