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服务| 客服热线:0527-83091818
南北花木网 » 花木资讯 » 行业资讯 » 正文行业资讯 市场行情 市场动态 工程招标 行业展会 专题报道 

一个园林工程项目经理的一天!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7-02  浏览次数:99
   “工程越来越难干了。”“受年初疫情影响,园林工程公司的日子更难了。”“今年国家连GDP增长目标都没设,私企日子不好过呦。”
  一边,我们看见国家园林景观建设的潜力徐徐释放;另一边,园林公司的“呼救”声不绝于耳。情况到底如何?日前,记者与一个资深项目经理共度了一天,感受工程人的辛酸苦乐。
 
7点,北京顺义

       项目经理张载斌从家出发,驾车前往北京昌平某工地。路上要50分钟。
  当问及业内流传有些园林企业已“濒死”的说法,张载斌说,死不死不知道,但“活着”的人每天累得要死,是真的。
  早7点出门晚7点到家是常态,到家后整理内业、协调第二天工作,几乎醒着的时间都在工作。张载斌说,现在5月底,大部分项目都已收尾,较前段时间已轻松多了,但想拥有一段属于个人的时间,还是挺难的。
 
8点,北京昌平A项目工地

       昌平的项目处于验收阶段,施工已经完成。交付前,张载斌需要不时过来看看植物的状态,及时安排养护和修整。
  这个项目是北京生态涵养景观项目之一。初夏,花海缤纷,水榭亭桥,记者觉得美不胜收。而在张载斌的眼里,一草一树都是等待处理的工作。
  果然,几棵元宝枫因为最近连续降雨,断了枝条,还有些芒草枯萎了。张载斌马上安排工人清扫枯落物,拔掉芒草。
  “负责任的工人,遇到了会主动处理,但很多时候工人是没有这个意识的,或者手上活太多忙不过来。所以不停地走、不停地看、不停地安排,这是我们主要的工作。”
  据说在之前施工紧张期,每天张载斌的微信运动都是2万步起。
 
9点,北京昌平A项目部

       上午9点,要开一个项目会,甲方工程师也参加。
  如果竣工图和设计图相差太多,监理人是不会验收的,项目也没法交付。今天的会就是讨论图纸的出入问题。
  之前听做工程的朋友说,施工方都是“孙子”,要听甲方的,要听设计师的,哪怕他们说得不对,即使他们朝令夕改。
  那么事实如何呢?
  会上记者发现,竣工图和设计图不同,更多是因为设计难落地,或没法落地。
  这个“锅”,施工方不用背。比如这个项目,原址上部分原生树种是要保留的。由于设计没到现场,原生树的位置被设计了植被,造成冲突。
  比如某地块上,设计了乔灌草三层植被,但灌木已将地面全覆盖了,再种宿根植物,效果反而不好,造成浪费。
  “最怕甲方工程师忽然造访,说哪里需要改。我们改了,回头他忘了,图纸上也没体现。”这种情况是最难的,成了悬案,需等待进一步探讨。
  但也不能说施工方完全委屈。
  比如因为工期没安排好,植物运来了,地上还堆满了土,没法进场。为防止植物死亡,匆匆种在旁边。这也会造成图纸出入。
  不管何种情况,已经种完的树要砍或移都不太现实,不说费时费工了,这个季节移栽几乎等于宣告死亡了。所以大部分图纸出入,施工方说明合理原因后,是可以商量的。
  不停地沟通是张载斌的另一主要工作。该项目共5个标段,这次会上,有超过100个问题被讨论。而在每个项目期间,类似的会议要一直开、频繁地开。
  全部讨论完已经快一点了。在项目部食堂吃了午餐,我们驱车前往通州。
 
14点,北京通州B项目工地

       位于通州的项目已经过项目期3年了,由于材料问题,一直没法交付。
  和商品一样,甲方看的是最终交付状态。所以3年来,张载斌的公司一直在负责该地的养护。这是一笔不小的投入。
  “尤其是今年,受疫情影响,人工费又涨了。最便宜的工人一天工资200元,普遍在220元至240元之间。”
  更难的是,今年开标晚,公司中标的项目数远少于去年。虽然有很多项目在谈,但公司不得不谨慎考虑资金周转。
  “几个项目钱都没拿全,我们在保证公司正常运营的情况下,不得不最合理地安排每一笔支出。”张载斌说,“你欠我钱,我欠他钱,每个人都在欠钱,每个人都是债主,其实对上对下沟通都挺难的,但这种情况下不得不如此。”
 
20点,北京顺义公司总部

       从通州回到公司总部已经很晚了,公司养护小组需要开个会,安排养护时间和养护人手。
  因为有些树设计在道路旁边,养护只能晚上进行,所以开完会之后养护小队马上就出发了。
  时间已是晚上8点,张载斌的电话又响了,这次是谁呢?
  记者感言
  5月底,距张载斌所在的园林工程公司复工已经两个多月了。虽然北京绿化项目正常动工的时间本来就在3月中旬,工程进度受影响不大,但年初的疫情还是对工程公司们造成了影响,比如人工费又一轮涨价,比如今年中标数的锐减。
  这些影响,与行业周期相互作用,成了广大园林企业发展路上的减速伞,也许不至于带来消亡,可总会掣肘。
  1.设计施工脱节是老生常谈,但仍是工程中的主要问题。虽然项目会一直开,沟通一直在进行,不过双方似乎总缺少高效的沟通模式。
  相对来说,一些由施工转行的设计师,图纸可实施度会更高,修改也更少。设计师需要的就是“一点点”实践经验。
  对施工方来说,工期越来越紧,返工不仅费钱,还有可能延误工期,或错过最佳移栽季。这让项目经理的读图与规划能力,都承受考验。
  此外,能按图施工、保证质量、多方协调,是施工方完成工作最基本的要求。今年,资金在决定中小企业能否“活下去”中占了更大比重。各企业想渡过难关,必须在保证质量的情况下优化成本,在新出台的政策中找到抓手,在资金使用上谨慎规划。
  2.不得不说,无论昌平还是通州,两个项目质量确实不错,记者看到了关于城市景观建设的理念升级。
  比如,在原址上保留原生树,更多地应用乡土树与原冠树,打造“精野结合”的景观。
  比如,使用更高级的竹栈道等资材,坚硬防腐,延长景观寿命。
  比如,花海设计从“一整片”到“一块块”,成为可进入体验的景观模式。
  景观理念升级,对施工者提出更高要求,也让材料供应商变得更多元。
  3.景观植物应用是苗木生产风向标。
  两年前,元宝枫工程需求如雨后春笋,供不应求,一棵精品元宝枫(胸径15厘米以上,冠形完整)工程采购价要2万元上下。不过现在生产元宝枫的农户太多了,几年后的情况难免令人担忧。
  不过乡土树种的使用趋势不会变,与其一窝蜂地种元宝枫,不如选择其他景观好、抗性强的乡土树种,相信随着设计理念的发展,它们也会有用武之地。
  还有一个趋势。工期越来越短,越来越紧,反季节移栽需求旺盛。
  相比容器苗,大部分时候,工程方更倾向于使用假植苗。一是它能满足反季节移栽的需求,二是成本比容器苗低很多。
  这也给广大生产者提了个醒,估计假植苗的需求会越来越多,生产者不妨安排这类苗子的生产。如果实力允许,也可投资容器苗这个“未来”。
\

这棵精品元宝枫,采购价2万元

分享与收藏:  花木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推荐图文
推荐花木资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