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服务| 客服热线:0527-83091818

祖孙三代接力守护绿水青山

   2020-11-13 5107
核心提示:  11月7日,一个初冬时节里清冷的大风天。早上8点,因胃出血住院治疗刚刚出院的安广义,惦记着手头的工作,不顾病体初愈,坚持来到离家很远的单位本溪市林业和草原局加班。我爸连走路都像脚底没跟似的,可一坐在办公桌前就像变了个人一样,精气神十足。安广义的儿子安瑞说。 担
   11月7日,一个初冬时节里清冷的大风天。早上8点,因胃出血住院治疗刚刚出院的安广义,惦记着手头的工作,不顾病体初愈,坚持来到离家很远的单位——本溪市林业和草原局加班。“我爸连走路都像脚底没跟似的,可一坐在办公桌前就像变了个人一样,精气神十足。”安广义的儿子安瑞说。

  担心父亲的身体吃不消,唯恐出什么意外,串休在家的安瑞执意陪着安广义一同前来,一方面是为了贴身照顾,一方面是借机跟父亲学些林业执法的经验做法。“我爸是林业系统的老公安,经验丰富着呢。守着近水楼台的好资源,我得抓紧一切机会学习。”与同行兼前辈的安广义在一起,安瑞觉得彼此间的角色除了父子,更像是教学相长的师生。
这一天,安瑞在父亲的办公室,意外地看到了父亲珍藏的爷爷和家人的合影,坐在爷爷身边的他,那时只有6岁。睹物思人,父子俩的交流于是多了些家的味道。

  林场里出了名的“一本正”老爷子
照片中的老人安德利身材瘦削,衣着简朴,慈眉善目。与其说是个离休多年的老干部,倒不如说是个咸淡相宜的老爷爷。抚摸着那张泛黄的老照片,安广义的思绪回到了林场,回到了父亲生前的岁月。
“我父亲是新中国成立前参加工作的老同志,上世纪60年代起在当时的立新区(后改为南芬区)农林水利局任副局长。在特殊的年代里,耿直的父亲因一封子虚乌有的举报信受到了不公正对待,直到1978年才落实政策,安排在立新区国营桥头林场当书记兼场长。之后,父亲被调到桥头公社当了几年管委会主任,但他心心念念的还是山里的一草一木,经过争取又被调回了林场。他主动要求辞去林场书记职务,专职做场长,从此再也没有离开过他深爱的护林事业,一直工作到离休。”说起老父亲,安广义几度动容。
在安广义的印象中,父亲无论是在单位还是在家里,始终是不苟言笑的样子,4个子女在他面前都不敢有半点造次。即使这样,父亲还会时不时把他们姐弟4个叫到身边,教育他们要做个正直、勤俭的好孩子。等到子女们陆续参加工作后,父亲的教诲里又多了“敬业、公而忘私”等词语。
“他时时处处以身作则,教育子女们做到的,他自己首先做到了。工作中,无论刮风下雨,他都扎在深山里造林护林;生活中,一年四季就有两身衣服,蓝布衣服洗得都发白了,也不换新的。他虽然是场长,管着上万公顷的林地,但不允许家人打着他的旗号谋私,不准家里人动用山里的一草一木,就连烧火用的柴火,也都是一家老小去捡的树皮树叶子。”安广义说。
南芬区林业局局长尹建华与安德利相熟,他告诉记者,老林场的人没有一个不知道安老的,就连现在的年轻人,只要一提到老场长安德利,也没有一个不佩服的,“老爷子对林业工作那份执着和热爱是刻在骨子里的,林场人至今都记得他的绰号叫‘一本正’,顾名思义,只要是林业的事,老爷子就较真,不许任何人破坏山林,更容不得任何人在他那里讨巧偷懒。正是有了这一辈老林业人的付出,才有了南芬区5万多公顷的天然林和人工林。”
  风餐露宿患上严重胃病的护林老公安
受到父亲潜移默化的影响和教诲,现年59岁的安广义从小就与山里的草木、鸟兽结下了不解之缘。1978年中学毕业后,安广义如愿进入林场工作,“我以为父亲是场长,能沾光干点俏活儿,没想到父亲把我直接安排到基层做了最累最苦的拖木工人,大冬天肩背粗绳从山上往山下拖木头,然后再跟车装卸。”
“后来我才知道,我能进林场,不是因为父亲为我用权,而是因为那时国家有安置农林牧副渔子女就业的政策。我清楚地记得,我的新工人登记表上填的是跟其他林场子弟一样的‘农林牧副渔子女’信息。”安广义说。
相比之下,安广义还算是幸运的。他的姐姐、大哥、二哥虽然也都热爱林业工作,却全部被父亲“不能以权谋私”为由挡在了门外。姐弟三人下乡回来后,都进了大集体,后经自己努力才先后转行做了喜欢的事业。私下聊天时,他们也曾对父亲当年的“严苛”耿耿于怀,直到在各自的领域里闯出一片天地后,他们才明白,父亲的“严苛”恰是最深沉的爱。
1980年,一心想做林业守护者的安广义,加入到新成立的立新区森林公安机关,成为一名森林民警。他从最基层的巡山护林民警做起,历任本溪市森林公安局南芬区分局基层派出所所长、南芬区分局教导员、本溪市林草局法制科负责人。40年来,他平均每年有300余天坚守在护林一线,为了应对护林期间随时可能出现的情况,他和同事们常年随身配备便携被褥,在山林里露宿蹲守几乎成了家常便饭。
在安广义身上,总能找到父亲安德利行事做人的影子:盗砍盗伐者曾多次威胁过他,也企图重金贿赂他,遭到拒绝后恼羞成怒诬告过他,但他始终坚持秉公执法。因常年翻山越岭疲劳作业,风餐露宿,饮食不规律,他患上了严重的胃病,最危险的时候是胃出血,不得不住院治疗。
享受寂寞与艰辛的护林执法员
作为大家庭里护林事业的第三代接棒人,安瑞从小就喜欢山里的花草树木,尤其是各种动物。“奶奶在我没出生前就去世了,妈妈又体弱多病,我与山林结缘,更多的是受到爷爷和父亲的影响。记得小时候常扯着爷爷的衣角穿山过林,对大山一直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就连常人耐不住的大山里的寂寞与艰辛,对我来说都是一种纯美的享受。”35岁的安瑞对山林的爱,超出他这个年龄应有的感悟。
安瑞能如愿从事护林工作,主要受益于家庭的影响和自身的努力。儿时的经历,爷爷、父亲的言传身教,让安瑞在初中毕业时就拿定了主意,他毅然放弃了继续读高中的机会,迫不及待地报考了辽宁林业职业技术学院,选择了“自己最喜欢的林业专业”。
2005年毕业后,安瑞怀着满腔热忱进入南芬区林业行政执法大队,当上了一名护林执法队员。经过勘测、设计、经营等几个岗位的锤炼后,他终于穿上了迷彩装,登上了高筒靴,终日在熟悉的和陌生的山林里穿梭巡查,保护那里的一草一木,以及那些叫得上名或叫不出名的动物。
不过,梦想和现实并不总是那么完美地契合,安瑞很快就品尝到了护林工作的枯燥和艰辛。一次,他刚刚吃力地爬上山坡巡查,突然,近在咫尺的林木杂草中传来一声急促的异响,他定睛一看,一条3米多长的大黑蛇正昂着头、吐着信子,摆出进攻的架势,“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番巧妙周旋后,才脱险逃离。”
类似的凶险情况,安瑞在巡山护林中经常会遇到。山里不仅有安瑞喜欢的花草树木和可爱的小动物,随着林业资源保护力度的逐年加大,黑熊、野猪、土豹、狼等攻击性野生动物一天天增多了。据统计,南芬境内森林野生动物已多达465种,其中国家重点保护动物达33种。
工作中,少不了同盗伐盗猎者的斗智斗勇,但安瑞觉得,为了保护森林,保护动物,再苦再累也值得,这不仅是良好家风家训的传承,而且是新时代护林人的责任和使命。
 补记
见火发“火”

“没有谁比护林人更爱山林,也没有谁比护林人更恨明火。”这是记者采访过程中多次听到的一句话。
安德利不是一个爱发火的人,他最火暴的一次发火,不是在当场长的时候,而是在他离休后“总爱管闲事”的耄耋之年。
一天,安德利习惯性地来到林场,发现有几个年轻的护林员在场区内烤肉串、喝酒。他趔趄着上前厉声喝止,正在兴头上的年轻人怪他多管闲事,小题大做。被彻底激怒的老人,顺手抄起身边一把大铁锹,用足力气抡了起来,将烤炉连同烤好的肉串打翻在地。几个年轻人被老人的举动惊呆了,再三做出“下不为例”的保证后,才消了老人的火气。
安广义就更不用说了,作为森林民警,他对明火绝对是零容忍。每年春天风干物燥时,是森林火灾最易发生的时候。那一段时间,工作重点除了打击盗伐盗猎外,更要格外加强防火巡查。特别是清明节期间,在林区上坟烧纸且不听劝阻的行为,让一贯好脾气的安广义多次发过火。“这么多年来,我们祖孙三人清明节坚决禁止任何人在林区内上坟烧纸,可是有些人仍不听劝阻,抱着侥幸心理在林区里烧纸。起初,我好言相劝,让他们用鲜花、水果等文明方式祭奠故人,有些人嘴上答应着,行动上却变了样。所以,我对那些屡教不改的人,不再容忍,该罚该抓毫不留情。”安广义说。
火患猛于虎。肩负林区防火责任,安瑞与爷爷、父亲一样,面对火患,也会突发火暴脾气。“我们做护林工作,防火的责任甚至比防盗还要重大,一点点麻痹大意,都可能造成火烧连营的可怕后果。所以,护林执法越严厉,越能震慑打击违法犯罪行为,保护森林资源。”安瑞一脸严肃地说。(记者 丛焕宇 文并摄)

 
反对 0举报 0 收藏 0 打赏 0
 
更多>同类园林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园林资讯
点击排行